Martha.

我做自己不情愿的事,是因为完全不知如何面对自己。每个人的真正职业只有一个:走向自身。

存档灵魂:


【德】赫尔曼·黑塞




宁可毁灭十次肉体,


也不可伤害灵魂一次。




聪明话没有任何价值,只能让人远离自己的内心。


而远离自己是一种罪过。


人必须像乌龟一样,能完全蜷进自己的内心世界。




如果有一天,我明白了什么是爱情,


那一定是因为你。




我渴求的,无非是将心中脱颖欲出的本性付诸生活。


为什么竟如此艰难呢?




世上并没有偶然,


如果一个人务必要得到什么,并最终得到了,


这就不是偶然,而是他自己的功劳,他的意愿将他领向了那里。




我常常考虑着未来的图景,我梦到可能会赠给我的角色,


也许去做诗人或者去做先知,或者去当画家,或者随便什么。


这一切都是一场空。


我不是专门来作诗、布道、绘画的,


无论我还是其他什么人都不能做到这些。


这一切都只是顺便产生的。


每个人的真正职业只有一个:走向自身。


他可以以诗人或者疯子,以先知或者罪犯告终一一


这不是他的事情,这终究是无关紧要的。


他的事情是找到自己的命运,不是随便哪一个命运,


并在内心充分享受它,完整而不间断地享受它。


其他一切都是不完整的,


都是企图逃脱,都是逃回中庸的理想,


都是适应,是害怕自己的内心。




人生十分孤独。


没有一个人能读懂另一个人,每一个人都很孤独。




我们作为人的任务是:


在我们自己独一无二的个体生命中,


在远离兽性接近人性的路上前进一步。




今天我知道,


在世上,最让人畏惧的恰恰是通向自己的道路。




对每个人而言,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:找到自我。


无论他的归宿是诗人还是疯子,是先知还是罪犯——


这些其实和他无关,毫不重要。


他的职责指使找到自己的命运——


而不是他人的命运——


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,全心全意,永不停息。


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,


是人的逃避方式,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,


是随波逐流,是对内心的恐惧。




凡是我们本身没有的东西,并不能激动我们的心。




觉醒的人只有一项义务,找到自我,固守自我。


沿着自己的路向前走,不管它通向哪里。




我做自己不情愿的事,是因为完全不知如何面对自己。


我恐惧长久的孤独,害怕心绪的各种细微、羞涩和热切的波动,


害怕那常常泛起的爱的柔情。



【班杰】In My Bed(ABO)

※第五人格同人,cp班恩(鹿头)x杰克。避雷注意。

※ABO设定,鹿A杰O。表面上的AO友谊互助,其实是双向单箭头。

※一时爽文,小电驴车。

※私设班恩是个年轻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这其中不存在任何私心,只有公平而慷慨的互助。现在,来吧。快来吧。”

  ——而他一如既往地吐露谎言,这一切并不公平,也不如他所说的全无私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链接见评论。

【无剑/灵蛇】杂思存档。

邪教预警
我(性转)x蛇/无剑(性转)x蛇。

家蛇无敌可爱……刚过关剑冢剧情,私设如山。
只作脑洞存档之用,无头无尾。

-


 
  葳蕤生发的植木药草间,剑光四溅。
  倚天屠龙二剑的锋芒同蛇杖杖端的紫光交织一片,但明眼人均能看出战局未至酣处,双方尚存戒心,不曾战到一处去。
  然而心存忌惮,便是劣势。

  “打不过的话你们先走,不要管我!”

  “想走,没那么容易!本尊——”

  无剑急了,往前一扑,自背后把灵蛇一抱,只想着拦下他,不料手上却擦过一片湿热……血?
  灵蛇话尾一滞,感觉到一只手按上了侧腹的新伤,温热的掌心捂住涌流的血。一臂横在他身前,竟隐约是一个环抱的姿势。
 

  一蓝一红两道人影疾掠而去,无剑赶紧撤回手,抬眼就正撞上灵蛇转过身来,一对阴鸷的眼,乌压压的云坠在蓝湖上。他心里不由一沉。
  灵蛇锋刃般的目光下移到面前人染血的右手上,蛇信似的声音附耳。
  “你就不怕本尊贴身带毒,让你当下命毙?”
  无剑一怔,在袖摆上把血揩净,讷讷问,“你的伤……可有大碍?”
    “……区区小伤。”
  他冷哼一声,眼里的晦暗之色这才慢慢褪尽,“滚去睡吧,在本尊忍不住将你挫骨扬灰之前。”
    受胁者一抖,急忙告辞。

   子夜。弦月如钩,慢悠悠挑过窗幔,刺入房内。
  他梦里尽是暗影蠢动。一种往复无变的沉重压在心头,以轮回的重如千钧,以宿命的重如千钧。肋骨碾作粉尘,一纸薄命溶入黄泉。无剑直想惨啸一声,才能一抒胸臆里的愁肠悲怆。
  忽的有一寸冰凉沿着额际探上来,点醒灵台半分清明。
  月色般凉的手。……谁?
  随即那凉意退去,类似瓷勺的物什推到唇边,力道轻柔,微甜的浆液滑入喉中。
 

  小半碗药喂下去,灵蛇立在床边端详那睡在枕上的青年。却只见那两道长眉紧紧虬结在一起,眉心凿出深深刻痕,似是在极痛苦的梦海中挣扎。
  无剑口中低低呢喃着什么,武林尊上踌躇一瞬,俯身侧耳。
  “是……毒药吗?”
  他眉峰一跳。没来由地向那眉间的山峦重重伸出手去,临到掌心已笼住了那刀削斧凿似的蹙痕,忽然回过神来,收手的动作不免急促。
  唯有默然,低声答与梦中人。
  “不是。”

  汤药已尽。灵蛇观其面色缓和不少,未料刚一转身,就被一只手扣住小臂,力气虚浮,只是五指紧收。他垂眼一瞥,另手两指在袖管上一摁,制住了袖中窸窣动作的小蛇。

  “承蒙尊上留我一命,感激不尽。”低而不稳的声线从背后传来,还间杂着两声轻咳。
  “倚天屠龙双剑缘何傍我身侧,我至今尚未明了,姑且只能归为偶然。只有待日后窥明那‘必然’的玄机,才能告之于您了。”

  无剑勉力说完便松了手,强捻着一丝神智待反应。答或不答。
  一室静寂。窗格外枝叶簌簌摇晃,投落一地憧憧的影。
  半晌,一柄獠牙森森的黑蛇猝然探入帐中,正当惊愕之际,那蛇首已俯到颈上。帐外冷冷字音,仿若金石掷地。
  “再敢妄自揣测本尊,本尊就杀了你。”
 

-

【荒天】俳

各种意义上的初次尝试(。)实习司机上路,实在是……请多指教,如果有链接失效或是别的疏误,请不要大意地提出←


http://weibo.com/p/1005055269625114/home?from=page_100505_profile&wvr=6&mod=data&is_all=1#place


也许会有后续……也许

希望尚可供以食用,一个大鞠躬_(:з」∠)_。